“暂支款”还是“非借款”之代理词

发布时间:2013-05-28   文章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28552

尊敬的法官:

常州进出口有限公司诉王某历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受王某历的委托,江苏乐天律师事务所指派我们担任本案被告的委托代理人,经庭前阅卷调查,并结合两次庭审情况,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原告所诉称的借款7.92万元,性质上属暂支款而非借款,且数额应为7.29万元;被告与原告之间不存在任何借款关系。

2009年原告因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委托律师诉至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根据原告与江苏乐天律师事务所所签的委托代理合同,双方约定的律师代理费用为5万元,另据虹口法院的一审判决,原告所缴纳的一审诉讼费用为11443.08元。该案原告后上诉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原告所交的上诉费用为11443.08元。

上述案件中,被告作为原告员工,是案件的代理人之一,相关的律师费用及诉讼费用也是由被告在经原告单位领导书面许可后,向原告暂支的。原告在本诉中所出示的三份“借条”所涉及的金额及时间,与相关上海诉讼案件的律师费及诉讼费金额及时间是吻合的。

二、被告的身份为原告员工(进出口一部负责人),而非原告所称的借用原告名义进行进出口业务的非员工身份。

(一)上海案件两份相关判决中,被告以原告员工身份作为委托代理人之一并无疑问;

(二)原告并未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被告是借用其名义来从事相关业务的。

(三)相关业务合同签约人、上海案件原告及委托律师代理合同的委托人皆是本案原告而非被告。

(四)原告提出,2009年激励方案适用于被告,这与被告并非原告员工说法也是矛盾的。

(五)原告提出,被告在原告处并无社保缴纳关系,因此可见其并非原告职工。被告认为,这只能说明原告公司用工不规范,而非其他问题。

三、关于原告第二次庭审中补充提交的所谓激励方案

本案是借款合同纠纷,而原告补充提交的业务风险规避与激励方案实际上与本案并不具有关联性

仅就方案本身而言:

(一)被告在该方案上署名,仅仅是因为被告作为原告进出口一部的负责人,而代表进出口一部五名职员对公司上层单方面文件表示签收,只能说明收到文件而已。

(二)该方案仅是公司上层部分人员的个人意见,而非经过职工共同讨论通过的企业规章制度,也不是公司与职工个人签订的双方协议。从名称看,这份文件仅仅是一种方案,需要交职工参与讨论决定,从内容上看,业务的决策权在风险控制小组,但经营性风险却由职工来承担。因此,被告不认为该文件对被告有约束性的效力。且,原告庭审中也不能说明被告出现何种操作违规。

(三)该方案的收到时间是2009730日,而原告认为被告应当承担责任的相关业务的操作时间是,2009520日到200974日。即便所谓方案对职工是有约束力的,那么认为其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也是荒唐的。

四、关于原告第二次庭审中提交的诉讼费暂支单

(一)被告对该份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认

(二)即便该材料是真实的,也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原告称公司对诉讼费用的暂支都是通过这样的形式的,而不是本案中被告的借条形式。但被告认为,(1)原告是否在诉讼等费用的支取上一直使用同样的手续,这只是原告自身的财务管理问题;(2)就被告上海案所暂支的两笔诉讼费用而言,在暂支申请上已写明了是上海案件的诉讼费用,原告再否认其非诉讼用途是无意义的;(3)就被告暂支的5万元律师代理费用,金额上与律师委托代理合同约定内容是一致的,时间上也与该代理合同签署时间、相关诉讼一审时间,以及律师代理费票据开具时间是相吻合的,因此否认这笔款项的用途也是无依据的。

综上,被告向原告“所借”的7.29万元,是被告作为原告员工在办理原告案件过程中向原告暂支的诉讼相关费用,相关判决及律师收费发票证明了相关款项已由被告根据其用途使用缴纳了,不存在私下占有情形。加之原被告其他场合并无任何“借款”事实,故请法庭充分考虑被告代理人的代理意见,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江苏乐天律师事务所

                                      律师

                                      2011年10月21

 

 

 

友情链接

  •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 蒙ICP备09000912号-3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
  •     技术支持